<output id="djjel"><listing id="djjel"><tr id="djjel"></tr></listing></output>

  1. <form id="djjel"><em id="djjel"></em></form>

    <wbr id="djjel"><rt id="djjel"><button id="djjel"></button></rt></wbr>
  2. <strike id="djjel"><pre id="djjel"><button id="djjel"></button></pre></strike>
  3. <wbr id="djjel"></wbr>

  4. <sub id="djjel"></sub>

      “卖碳翁”他在深山“找碳”15年 牵线碳交易累计金额达数千万元

      2022-12-26 10:01 来源: 广州日报

         人物

        过去15年,从事森林碳汇管理的广东企业家薛锡辉一直在当“卖碳翁”——部分森林资源丰富地区的百姓经过他牵线后获得了“卖碳”收入。一年中有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四处“找碳”, 常年在外日晒雨淋也让44岁的薛锡辉皮肤黝黑。

        近日,薛锡辉又在广东某县考察一个森林碳汇项目。该县的森林覆盖率很高,薛锡辉和团队带着无人机连续在深山老林里勘测了半个月后得出结论:该县可开发森林面积达到150万亩,每年产生碳汇收益可达6000万元。山里信号不太好,薛锡辉边接听电话边拿出皮尺,站上梯子测量着一棵树的高度。“合格!这里最高的树有10多米高,普遍高度都在5米以上。”一天下来,薛锡辉的头发上沾满了树上掉下来的松针,衣服上也满是树木浆液。“我希望卖碳能为当地农民增收,帮助他们富起来。”

        他长年在深山老林中“找碳”

        薛锡辉坦言,当“卖碳翁”不是件易事,要长年在外风餐露宿,因为他常去的地方都是深山老林,有时一去就是好几天,在刚入行的前几年,薛锡辉一年中有半年时间都在广东的各座大山里面“找碳”。在山林中“找碳”,除了出动无人机和测绘装置,薛锡辉还要借助陆地生态系统碳监测卫星提供的数据来精确计算一个地区可开发的林业碳汇数量。

        十多年前,“碳汇”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陌生的概念,薛锡辉到很多偏远山区和当地干部聊起林业碳汇,对方大都一头雾水。“那时我跟他们说,你们这里有大片森林可以固碳,这里的森林所吸收的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可以作为一种商品拿来卖钱。他们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如今,薛锡辉再到广东很多地级市和当地干部聊起林业碳汇,他们都已经十分了解。

        薛锡辉介绍,林业碳汇是指利用森林的储碳功能吸收并固定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其间额外增加的碳汇量,经权威机构核定后可在市场上交易。“深山老林中这些负氧离子都可以拿来卖钱,农民们也可以通过卖碳来增加收入。”

        不过他表示,并不是所有的森林都可以产生林业碳汇。目前林业碳汇主要以碳汇造林和森林经营为主。薛锡辉说,要将一个地方的大森林变成林业碳汇也要符合不少条件。碳汇造林要求2005年2月16日以来的无林地、或少量的次生林,土壤不能为湿地、有机土;森林经营则要求2005年2月16日之后实施森林经营的人工中、幼龄林,必须为矿质土壤。这两种类型均要求项目活动对土壤的扰动符合水土保持的要求,土壤扰动面积比例不超过地表面积的10%、且20年内不重复扰动;项目活动不涉及全面清林和炼山等有控制火烧,不涉及农业活动的转移;树种要求是乔木林,并且森林要具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核发的土地权属证书或其他证明文件。“这也是我为何前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深山老林中找碳的原因,我必须现场看才能确定这些森林中固定的碳能不能拿来卖钱。”

        “森林好比一座‘绿色银行’”

        薛锡辉来自广东梅州,如今是一家专门从事森林碳汇管理的公司负责人,他自称 “卖碳翁”。“我和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有些不同。我卖的不是木炭,而是林业碳汇。”

        薛锡辉解释,“卖碳”的核心逻辑是“高排放者付费”。他举例说,两个企业根据国家的控制性排放要求分别获得10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指标,但甲公司因为要扩大生产规模,10万吨的排放指标远远不够用,需要超标排放,但技术减排成本高很多,如果超额排放将受高额处罚;而乙公司通过技术改造等实现减排,其实际排放量比配额量少了几万吨,那么节省出来的这几万吨就可以在碳市场出售,甲公司就可以在碳市场购买乙公司的碳排放额。“这样市场就形成了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企业减碳。”

        薛锡辉介绍,从树种看,阔叶类树种碳汇量较多,落叶松较少,而广东森林繁茂,阔叶人工林很多,因此非常适合开发林业碳汇。“从已公示的林业碳汇项目来看,造林项目每亩可产生碳汇量0.3吨-1.2吨/年左右。而广东省的碳汇量最高可以达到亩均1.2吨/年,差不多是北方省份的两倍。包括很多森林覆盖率高的小山村,如果将新建成的人工林都计入森林碳汇,村民每年至少可以增收上千元。”

        这些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地级市韶关是薛锡辉经常去的地方。他去到韶关始兴县,一个个小村都被大树包围,薛锡辉找到当地村干部说:“你们这里有这么大面积的人工林,就是一座‘绿色银行’。如果把村子里面的林子全部纳入林业碳汇市场,村民每年有望获得几千元收入。”村干部一听都喜出望外:“原来我们的森林还是一座银行啊。”

        “‘卖碳’是我一辈子的事业”

        “我希望通过‘找碳’后‘卖碳’,能为当地农民带来增收,为乡村振兴出一份力,因为我自己也是农民。”薛锡辉告诉记者,自己来自梅州五华的农村,从小就与大山有着特殊的感情。

        早在2002年,20多岁的薛锡辉便已经来到广州闯荡。因为在梅州有从事废品回收的经验,他到广州后开了一家再生资源回收公司,做起了环保产业。大约在15年前,薛锡辉开始正式涉足碳交易行业。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留意到国外碳排放原来是收费的。但当时他去跟企业谈项目时,很多人依旧觉得他是骗子。“这也怪不得别人,企业碳资产管理和碳交易的概念在十多年前实在太冷门了。”那时在薛锡辉眼中,碳交易势头一片大好,因为欧洲的碳交易市场非常火爆。但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一些国家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碳排放配额出现过剩,国际碳汇市场进入萧条期;但国内碳汇市场因为起点较低,却进入快速发展期: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全国碳市场启动;到了2021年4月,广州期货交易所在广州成立,这是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2021年7月16日,全国碳市场在北京、上海、武汉三地同时开市,第一批交易正式开启。这两个重磅消息出炉后,全国的碳交易市场更加活跃。薛锡辉表示,只有让相关企业进一步了解碳市场及其运行模式,碳市场才能真正活跃起来。

        15年下来,经过薛锡辉牵线达成的碳交易累计金额达数千万元。但他也表示,不是所有的成片森林都能被认定为碳汇造林。“碳汇造林指以增加碳汇为主要目的的造林活动,必须是人工林,天然林和经济林不符合开发条件。”根据林业碳汇的要求,中幼龄林的植被状况必须达到连续面积≥0.0667公顷、树高≥2米的要求。因此,很多村民房前屋后的小树林都不符合要求,但村集体的林地则可以达到这种要求,可以申请碳汇开发。

        薛锡辉表示,不少当地林业部门或村集体顾虑的问题主要有两方面:第一,碳汇计入期的树木可不可以砍伐?第二,若当地需要将这片森林作为其他用途开发时,是否需赔偿损失?他对此表示,碳汇计入期的树木不论是主伐还是间伐都是可以的,但主伐后必须进行更新;而如果当地综合考虑经济发展需求,需要将某一片森林地块用作其他用途,也是没问题的,只不过当地村(居)民能获得的碳汇收入就会减少一些。

        薛锡辉表示,未来数十年国内外碳市场都会越来越活跃。“‘卖碳翁’就是我要干一辈子的事业。”

      最新评论

      碳市场行情进入碳行情频道
      返回顶部
      午夜亚洲国产
      <output id="djjel"><listing id="djjel"><tr id="djjel"></tr></listing></output>

      1. <form id="djjel"><em id="djjel"></em></form>

        <wbr id="djjel"><rt id="djjel"><button id="djjel"></button></rt></wbr>
      2. <strike id="djjel"><pre id="djjel"><button id="djjel"></button></pre></strike>
      3. <wbr id="djjel"></wbr>

      4. <sub id="djjel"></sub>